在真实的历史中,唐朝“和亲”的文成公主有着怎样的命运?

公元641年,文成公主拜别了唐太宗和长孙皇后,在礼部尚书李道宗护送下,恋恋不舍离开了长安城,一行人取道青海进藏。吐蕃首领松赞干布也亲自到青海相迎。汉、藏两支婚礼队伍在青海河源地方相会,举行了隆重的迎亲仪式。

藏历四月十五日,婚礼队伍到达拉萨。此时的拉萨全城披上了节日的盛装。“慕中国衣服仪卫之美”,新郎松赞干布脱去胡服,改穿纨绮;事前,他还派人仿效唐京都长安的宫殿建筑专门“为公主别筑城廓宫室”,并禁止吐蕃族民在这一天用赭土涂面,以免惊吓到文成公主。一切准备妥当,婚礼便在为文成公主新建的宫室举行,其规模之大与隆重程度,都是吐蕃有史以来所未曾有过的。至今,拉萨布达拉宫仍有保存完好的松赞干布与文成公主二人结婚的塑像和结婚洞房遗址。

文成公主一卸下婚纱礼服,便与松赞干布交谈起了他们的“改革”志趣与理想。在文成公主的指派下,由唐王朝带来的汉人工匠和汉农开始向当地族民传授唐代先进的生产技术。诸如耕作、采桑、纺织、刺绣、制陶、造纸等等。文成公主带去的历算、医药也陆续在吐蕃传播开来:天文历算改变了藏历以麦熟为岁的原始方法;医药改变了藏民治病求神的传统。

新技术与工艺的推广,汉民族文化的传播正在慢慢改变着吐蕃族民的观念与生活方式:他们很多人开始筑室而居,碾米而食,制陶而用。为了表示对文成公主的尊敬和钟爱,松赞干布还带头穿唐装,使不少吐蕃上层贵族也争相“释毡裘,袭纨绮”。文成公主带去的乐师乐队,不仅把唐朝乐曲传入吐蕃,唐朝的乐器制作工艺也一并传授,在西藏拉萨的大昭寺里至今还藏有50余件汉乐器。

文成公主又帮助松赞干布创造了藏文,建立了“遣诸家子弟入国学,习《诗》、《书》”的先进教育制度;又“请中国识文之人典其表疏”,建立王室宫廷文书公告档案制度。由于文成公主笃信佛教,并从内地带去用铜制造的释迦牟尼佛像,迎奉上供,松赞干布又大力提倡,佛教便在吐蕃流传开来。松赞干布还专门为文成公主建造了一座佛教寺庙--小昭寺。传说寺前两株人称“唐柳”的大柳树,便是文成公主和松赞干布在建造小昭寺破土动工奠基时亲手栽种的,故又称“公主柳”。

文成公主入藏,帮助藏王松赞干布改革,密切了汉藏两族的友好关系。据史书记载,唐太宗去世时,松赞干布派特使持厚礼专程往长安祭拜;公元650年,松赞干布去世时,唐高宗也派专使往拉萨祭悼。汉藏两族间政治联合日趋紧密。

公元680年,入藏达40年之久的文成公主与世长辞。这位传播汉藏友谊的使者,活着的时候,从藏王到藏民,无不尊敬她,爱戴她。死后,藏族同胞也都怀念她、纪念她。她经过的地方被视为圣洁之地。拉萨的大昭寺里供奉着她的塑像。他们还把藏历四月十五日定为“萨噶达瓦节”,这一天是文成公主入藏到拉萨那天;又把藏历十月十五日,即文成公主诞辰日,也定为节日。以后每年这两个日子,藏族同胞都进行庆祝,以纪念文成公主。在藏族同胞中,文成公主被亲切称为“阿姐甲莎”,即“汉族阿姐”的意思。

阿姐甲莎”一直活在藏族同胞的心中,也活在了汉族同胞的心中,文成公主入藏的故事在汉、藏两族同胞中一直流传至今。唐代诗人陈陶曾写下这样的诗句:

黠虏生擒未有涯,黑山营阵识龙蛇。

自从贵主和亲后,一半胡风似汉家。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