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胡姬酒肆盛行,喝酒不便宜,为何长安人还趋之若鹜?

唐朝胡姬酒肆盛行,喝酒不便宜,为何长安人还趋之若鹜?(图1)
谢谢悟空邀请

唐朝的胡姬酒肆

唐朝,中原与西域的文化交流空前繁荣,西域的很多商队、僧人、使者等来到中原。其中有些人在长安开设酒肆,酒肆中有很多歌舞侍酒的域外女子,这些女子被称作 “胡姬”或 “酒家胡”。

唐都长安是当时的国际大都市。胡姬酒肆文化,成了很多文人墨客笔下的题材。胡姬来自西域,长相和中原女子大为不同。其容貌是否姣好,成了酒肆生意好坏的关键。哪家酒肆的胡姬长得漂亮,生意自然红火,文人墨客也多以此为作为选择酒肆的标准。因此,酒肆的老板常常选择貌美如花的西域女郎当垆揽客。

李白的《前有樽酒行》中便有,“胡姬貌如花,当垆笑春风。笑春风,舞罗衣,君今不醉将安归”。当垆的胡姬不仅充当酒肆的形象使者,更要以实际行动去招徕顾客、 挽留顾 客。 有的当垆沽酒、有的垆头劝君酒、有的送酒为郎羞。
唐朝胡姬酒肆盛行,喝酒不便宜,为何长安人还趋之若鹜?(图2)

胡姬侍酒不便宜

胡姬的到来,主要是西域胡人看中了长安的商机。到酒肆的,并不限于中原人。据《太平广记》记载,“有婆罗门僧七人,入自金光门,自西市酒肆,登楼,命取酒一石,持捥饮之,须臾酒尽,复添一石。”

胡姬侍酒要收费,而且收费并不便宜。酒肆里卖的酒又大都是从西域传入的名酒,如高昌的 “葡萄酒”、波斯的 “三勒浆”、“龙膏酒”等,其价格之高更是令普通民众望而却步。

据《册府元龟》记载,“造酒成凡有八色,芳辛酷烈,味兼缇益。 既颁赐群臣,京师始识其味。” 说的是唐朝已开始仿制西域酒。
唐朝胡姬酒肆盛行,喝酒不便宜,为何长安人还趋之若鹜?(图3)

胡姬酒肆中的西域乐舞与胡化之风

两汉魏晋南北朝开始,西域乐舞对中原固有的乐舞产生影响。胡化之风在东汉末年开始盛行,灵帝好胡服、胡帐、胡箜篌、胡笛、胡舞等。唐朝胡姬酒肆的出现,将西域乐舞推向高峰。唐朝的十部乐大都是从西域传入,并以国名来进行命名。如,龟兹乐、西凉乐、安国乐、疏勒乐、高昌乐等。

西域的舞蹈对视觉冲击最大的,当数 “胡旋舞”、“胡腾舞” 和 “拓枝舞”。特别是 “胡旋舞”,给人一种奔放如旋风的感觉。其轻扬的风姿及优美的观感,深深吸引唐人。众多的异域元素综合在一起,胡姬酒肆生意兴隆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唐朝胡姬酒肆盛行,喝酒不便宜,为何长安人还趋之若鹜?(图4)

胡姬酒肆令长安人趋之若鹜

唐代中前期的诗人常将胡姬作为诵唱的对象,并非单纯以好奇猎奇的心理,好狎尚文留连歌舞场所成为当时唐人标榜的风尚。而长安的本土艺妓往往只是善于逢迎,很多并不十分精于歌舞技艺。 唐人雅尚文学,因而对艺伎的才学更为倚重。真正色艺俱佳者,多为漂泊异邦的酒肆胡姬。

胡姬劝饮抚琴,出落标致善歌舞,加之美酒助兴,为此一掷千金的大有人在。正如李白《少年行》诗中描述的,“落花踏尽游何处, 笑入胡姬酒肆中”。动人的容貌,撩人的风情及热辣的歌舞融于一身的胡姬,在酒肆中不仅是普通当垆的角色,俨然已成为一个符号。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