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门之变爆发时,李渊为什么还在湖中游船?

玄武门之变发生之时,高祖泛舟确实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从史料中发现,这个细节在宋朝就有人质疑其真实性。我觉得有些道理,也认同宋人的质疑,来简单聊聊。玄武门之变爆发时,李渊为什么还在湖中游船?(图1)

唐太宗以政变夺取帝位,得来不正,因而篡改国史欲加以掩盖。《贞观政要.文史》记载,贞观十四年(640),太宗欲自看国史,房玄龄等遂删略国史为编年体,撰高祖、太宗实录各20卷,呈太宗御览。太宗看到武德九年六月四日(玄武门之变),语多微文,就对房玄龄说:“昔周公诛管、蔡而周室安,季友鸩叔牙而鲁国宁,朕之所为,义同此类,盖所以安社稷,利万民耳。史官执笔,何烦有隐?宜即改削浮词,直书其事。玄武门之变爆发时,李渊为什么还在湖中游船?(图2)

侍中魏征进奏说:“臣闻人主位居尊极,无所忌惮,唯有国史,用为惩恶劝善,书不以实,后嗣何观?陛下今遣史官正其辞,雅合至公之道……

由上可知,现存文献史料中有关“玄武门之变”的记载都经过了唐太宗御用文人们的精心篡改。玄武门之变爆发时,李渊为什么还在湖中游船?(图3)

早在宋代所编记载大儒朱熹言论的《朱子语类》里就说道:“太宗奏建成、元吉,高祖云:‘明当鞫问,汝宜早参。’及次早建成入朝,兄弟相遇,遂相杀。尉迟敬德着甲持刃见高祖。高祖在一处泛舟。程可久谓:‘既许明早理会,又却去泛舟,此处有阙文,或为隐讳。先生曰:‘此定是添入此一段,与前后无情理。太宗绝不曾奏。既奏了,高祖见三儿要相杀,如何尚去泛舟!此定是加建成、元吉之罪处。又谓太宗先奏了,不是前不说。’太宗诛建成,比于周公诛管、蔡,只消以公私断之。周公全是以周家天下为心,太宗则假公义以济私欲者也。”玄武门之变爆发时,李渊为什么还在湖中游船?(图4)

太宗不仅要掩盖玄武门事变的罪责,还篡改了从太原起义开始的整个唐初史事,造成自己理当得天下的印象。这样造成后代读这段历史的时候,有扑朔迷离的感觉。宋朝人早就感到疑惑不已:约好第二天早晨面谈,又去泛舟,不在情理之中啊!

随便看看